馆内动态

 

法拉利龙马情马兴文个人世界巡回展览

(2012-12-07)

 

      王馆长讲话

      活动现场艺术家马兴文讲话

      场外

        活动夜景

著名跨界华人艺术设计师马兴文龙马情牵中意艺术文化交流
 
“也许我的画工并不是最好的,但我觉得作画最重要的是激情和感觉的。我是画感觉的。”著名华人艺术设计师马兴文如是说。
此次”龙•马•情”艺术展,再次展现出了马兴文过人的创意天赋,他将多种艺术形式融入到本次展览中。除了传统的国画、书法、篆刻之外,还加入了丙烯画、漆画、雕塑、装置艺术等西方艺术手法,使得这次”龙•马•情”艺术展成为一次名副其实的跨界艺术盛典。
在传统艺术方面,马兴文创作了以“龙马”为主题,融合中国书画艺术与中国成语意境的系列“龙马”书画作品。
据了解,马兴文创作的这38幅“龙马”书画作品,都以汉语言中与“龙马”有关的成语命名。譬如,作品“卧虎藏龙” 取名自北周诗人庾信的名句“暗石疑藏虎,盘根似卧龙”,整个作品以国画的艺术手法隐晦地表达了龙这种传说中的神兽隐遁、神秘的意境。而该作中,有别于一般国画作品的流线型笔法,也成为马兴文“龙马”系列书画作品的标志之一。
除此之外,38幅系列作品都从不同角度描绘了马兴文对“龙马”的认识。一幅名为“龙德在田”的作品远观似是田园风景画,细细品味之后,才能彻悟其中蕴含着中国士大夫阶层“怀才不遇,隐遁山林”的人文情怀。而在另一幅取名为“天马行空”的作品中,马兴文更是将别具一格的流线型国画笔法发挥的淋漓尽致。这幅作品从寓意上结合了汉武帝寻找汗血宝马的典故,另一方面在表现形式上呈现出意大利亚平年半岛的靴子形状。难怪在世博意大利馆馆长看到这幅作品之后,连连惊呼他的作品已非传统书画境界所能形容,也正是在这之后,决意邀请马兴文在意大利中心举办个人展览。
虽然马兴文的作品受到很多人的赏识,但不可避免的也有人对马兴文的作品并不认同。对此,马兴文笑言:“艺术没有对与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我有我的特色。我有时候会有这样的疑问,现代书画艺术是不是过于重视流派学说,你知道现今所有的书画派系,都是前人定下来的,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的作品对号入座而不能创造属于自己的风格。”
马兴文发人深省的一番话引发了我们关于艺术创意创造的深刻反思。艺术是需要创意和坚持的。无论是伦勃朗还是梵高,古往今来艺术大师的诞生首先是源于大胆的创新,其次则是默默的坚持。在马兴文身上,我们看到了这些特质。
其实,除了这38件呕心沥血的书画及雕塑作品之外,马兴文历时2个月之久创作的“长龙聚首”也是本次”龙•马•情”艺术展的亮点之一。它是世界最长的汉字绘画组合,整件龙马作品长38.8米,由38幅独立作品组合完成,完成作品共有888个龙字和666个马字组成,且运用多种不同艺术创作手法,写意、工笔、虚、实,中西文化融入并使用墨、丙稀、铁漆三种不同颜料完成。此巨作已得到世界吉尼斯纪录认证。
 
与国画、书法一样,篆刻作为马兴文深厚传统艺术功底的体现也此次展会中大放异彩。“龙·马·情”展览的印章系列作品中,马兴文将中国古老的神话传说“龙生九子”与意大利九大城邦的各种文化符号结合起来,呈现出一章两印的效果。带出两个国家同样源远流长的文化传统和融合汇聚的未来。
老鹰-狴犴:狴犴和巴勒莫市的标志老鹰,均为有威力好强,好斗的猛兽形象。并且都有明辨是非伸张正义之象征。此二者的结合,将力量发挥至极致,象征着中意两国文化艺术的合力不可限量。
大象-赑屃:大象是意大利南部港口卡塔尼亚的吉祥物。同时也是陆生动物中体型最巨大,较长寿的动物。而赑屃又是气大好负重的龙之子,有吉祥的象征之意。让赑屃背负大象而立,在衬托赑屃之特性的同时,又能表达出两国文化交融汇合之后,相辅相成的美好发展前景。
狮鹰兽-螭吻:螭吻是个龙形吞脊兽,口阔噪粗。中国传统典籍中记载它好张望,是寓意安居乐业的神兽。狮鹰兽是意大利热那亚的吉祥兽,半狮半鹰,象征着无畏的勇敢,是当地人们期望在外敌入侵时给予战士勇气的神兽。这个印章将两种吉祥物相结合,寄予中意两国都有着安居与尚武两种文化传统。
飞马-蒲牢:蒲牢,形状像龙但比龙小,好鸣叫,洪钟上的龙形兽就是它的形象。飞马的外形正是一匹前蹄离地而立作嘶叫之状的马。在这个印章中飞马与蒲牢刚好组成一个洪钟的外形。一同鸣叫、嘶吼,其声势之大可想而知。表达了两国的合作可以形成巨大的力量。
狮子-狻猊:在这个印章中结合的形象是一只狻猊嘴刁威尼斯吉祥物狮子高飞,狮子猛力向前冲的形态。狻猊原本形如狮,形象一般出现在香炉上,随之吞烟吐雾。在这个设计中采用了狻猊作为香炉柄的形态。作为龙之子,狻猊不仅可以吞云吐雾,还可以翱翔于九霄云外,在此让狻猊嘴刁雄狮,寓意在于二者合作可以飞的更高,走的更远。实力大大增加。暗喻两国的合作亦将会如此,是两国走的更远,变的更强。
狼-椒图:据传椒图是九龙之子之首,是求子、保子平安的庇护神。而意大利首都罗马城的象征是一只名垂青史的母狼,它哺育了一对双胞胎罗穆路和瑞穆斯,之后正是这对兄弟推翻暴政,救出王叔建立了罗马城。印章中椒图在罗马狼之前,有庇护罗马兄弟安全之意,象征着两国在友好交往中,互尊互信,共同崛起。
飞马-睚眦:飞马是特斯堪尼亚地区的吉祥物,是战场上的庇护神。在中国睚眦又是嬉杀嗜斗的神兽,在刀柄、刀环、炮架上出现的龙吞口形象。二者的结合预示两国合作将勇者无敌。
公牛-囚牛:意大利都灵市的象征,是一头好斗暴躁的红公牛。囚牛则是一头喜好音乐,好静,尊立琴头的神兽。一个暴躁好斗,已经宁静好坐,两者相望,一静一动,一躁一稳,形成和谐的冲力。暗示着文化的合作旨在求同存异,和谐融洽。
蛇身龙-饕餮:蛇身龙其实是最早米兰公国的一个贵族家庭的标志,后来成为了米兰城的象征。它是一个龙头蛇身的猛兽,口含一人,以示家族的威望。饕餮是一个“美食家”,尝尽美食,嘴馋身懒,是个有首无身的狰狞猛兽。两者的结合是一个“S”行,构成一个比较和谐的美好的曲线形象,使两个猛兽显得不再那么的凶残。
马兴文以中国传统的镂空雕花篆刻工艺雕琢五块来自意大利的印石与四块来自中国的印石,使之在结合两国文化符号之余,印分阴阳、古意盎然。这种虚实并济的中国传统意境以一种设计师的方式巧妙结合,直接而单纯,一目了然,却同时具备艺术的可深入性,细细想来,回味无穷。他既弱化了中国传统书画在技术层面上的单一呈现,突出了观念上的探索和思考,但同时这种扎实的“画功”又是使作品在视觉欣赏角度上得以完美表达的根本所在。这又再次暗合了“龙马”这一有形无形相合的概念,也就是以有形的底蕴积累,获得无形的精神气场。
除了传统书画、篆刻技艺之外,13岁游学不列颠的马兴文在雕塑、西方画、摇滚音乐乃至装置艺术方面的才能也引来世人的瞩目。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马兴文耗时几个月创作而成的奔马群,届时在”龙•马•情”艺术展上,80匹奔腾的龙马雕塑作品将会在展馆的一面墙上犹如千军万马奔腾而下。关于奔马群的创意马兴文解释道,马是一种特殊的动物,它们连睡觉都是站立式的,这折射出它们亢奋的状态,我觉得这种状态是艺术工作者应该有的生活态度。
除了以奔马自勉之外,马兴文还以类似中国山水画中泼墨的艺术技法来创造了独一无二的“龙马”主题雕塑。据悉,本次”龙•马•情”艺术展的“龙马”主题雕塑都是马兴文亲自设计雕刻、泼漆上色的绝版之作。这些雕塑作品或马首龙角,或身披龙鳞,姿态各异,栩栩如生。一位马兴文的学生向记者表示,老师创作的手法很特别,龙马成型之后,老师用中国古代的泼墨手法结合西方漆画的明亮色彩,创造了相当具有力量和冲击力的“龙马”。
如果说奔马系列、龙马雕塑是马兴文此次”龙•马•情”艺术展的标杆之作,那么首次将龙马与音乐相结合并融入到此次会展之中,可以说绝对是马兴文个人的伟大创举。据悉,马兴文创作的龙马音乐融汇了中国古典音乐的民乐元素与西方摇滚音乐的电子乐元素。龙马音乐分为“龙踪马迹”与“龙马合一”两个部分。在“龙踪马迹”部分中,马兴文用中国传统的民乐元素表现了龙马之间互相寻找的过程,而在“龙马合一”部分中,马兴文又在民乐中融入了摇滚乐的元素,使得龙马结合之后的意境更加激烈、生动,象征着龙马合一之后,龙马精神所表现出的强大生命力。
值得一提的是,马兴文在此次”龙•马•情”艺术展上首次将环保概念的装置艺术融入到此次展会之中。
马兴文装置艺术往往选取生活中最简单最环保的的素材进行创作。麻质粗绳、废弃木皮等都可以成为“龙马”的原型。在用麻绳为材料进行演绎的装置艺术作品中,马兴文的创意来源于中国古代用来驯服野马的缰绳。而在另一类以废弃木皮为材料的作品中,马兴文利用了木皮形状柔软多变的材质特点,赋予了作品“矫若游龙”的灵动之感。而两件作品,一者厚朴,一者轻盈。如同其他出自马兴文之手的“龙马”作品一样,呈现出中意文化之间如同一阴一阳的完美融合。

 

  <...